《廚房》の遺書朗讀

by 安西

在24小時不打烊的網路表演年代,我們難以分辨真心與展演,但有些畫面像是魔幻時刻,在內心擺盪很久,招喚你記錄下來,尤其是那些成為大人後的真心時刻。去年某個週五下班晚上,我在一陣猶疑之下,來到華文朗讀節,原本只是想看看作家朱宥勳耍耍嘴皮 (是稱讚意味)推薦一些好書,卻意外留下來看一場自由編輯工作者生存之道的講座,但其實當日講者們(黃銘彰、胡士恩、劉秝緁、翁浩原),對我來說一個個都是完全陌生的名字。

在讀過都築響一《圈外編輯》前,一直有點失禮的以為編輯只是校稿者,後來感受到他們其實是魔術師,展演著一次次的紙上煙火。四位主編都有各大文化品牌雜誌的豐富經驗,甚至跨界到線上媒體或是實體的策展,分享的內容細節大多已忘記,但你能感受到到他們談論這些時,眼神發出的光。而不免俗的每一場分享會都會有安排講者朗讀的片段。

其中,胡士恩選讀的是吉本芭娜娜《廚房》裡的一封遺書內容片段。主角雄一的變性人母親,遭到跟蹤狂酒客殺害後,雄一發現母親留了封遺書給他,胡士恩唸這段時,仿若身歷其境,自然而然地微微啜泣:『雄一,這世上有各式各樣的人。有人寧可生活在黑暗泥沼中讓我難以理解。有人故意做出別人嫌惡的事,企圖引人注意,因此反而把自己逼上絕路,我無法理解那種心態。就算對方再怎麼掙扎通吐也毫無同情的餘地。因為我可是使出渾身解術一直活著很開朗。我是美麗的。我光彩照人。就算招惹到別人,就算那是非我本意的爛桃花,我也認了,把那當成是美麗必須繳納的稅金。所以,哪怕我被人殺了那也是意外喔。你別胡思亂想。你要相信在你面前的我。』台下的我看著這段,像是被震懾住一樣,困在某種幻覺,好像在某個平行時空,有人唸了父親的遺書給我一樣(雖然就算真有那封遺書,內容也絕對不會是這樣),但我卻真真切切地心領神會聽見遺書的心情,但看看周遭的反應,也許我是現場的唯一一位,也說不定。

結束後,我慢慢地走到敦南誠品買下《廚房》,把那封遺書的內容看了好幾次,好好地、沈沈地睡了一覺。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