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店] 金石堂城中店最後一夜 我們必須不斷地走向未來

by 安西
金石堂城中店

上個月踏進住家附近僅存的兩間老書店時,發現書櫃都沒放書時,才驚覺傳統書店經營模式真的完全邁向夕陽產業。想起上週六的金曲獎,陳珊妮幫韓國獨立樂團 hyukoh的引言,有一段振奮人心的talking,她說當網路社群改變一整個世代的行為模式,時間感回不去的時候,妳怎麼覺得自己不能被改變了呢?她對底下的音樂人說:『我們必須不斷的定義流行音樂。』

金石堂城中店的最後一天,我在晚上六點多時來看它最後一眼。店內擠滿了人潮,多到連進出入都需要管制的地步。但看到店內滿滿的回頭書6本500大清倉,搞得像跳樓大拍賣的樣子,內心有種失落感,明明是個可展示在這個空間累積的文化底蘊的機會,卻選擇了廉價的方式來告別。到了三樓找位子坐,看簡媜進行最後一場的作家講堂,雖然沒有完全同意她對過去溫良恭儉讓的憧憬,但對於她說的社會的裂解以及被垃圾資訊塞滿的當代生活觀察深感同意,她提到她真的受不了早安晚安長輩圖、收不完的保健飲食資訊以及假的名言佳句,甚至她還遇過有出版社編輯找了篇她沒寫過的文章,問她願不願意被收錄。在最後,她邀請現場的讀者,一起跟她唸了蘇東坡的《水調歌頭》,給書店一個祝福。

這個時代,對書店最大的挑戰是,實體書跟人的距離其實非常遙遠,更遑論是書店,有太多數不完甚至免費的速食娛樂可選擇。當販賣餐飲已成為書店的必備條件,疊加更多的文化意義,則是創造新的閱讀體驗的可能思考方向。最近詩生活的募資<十年回憶倒數計劃>是個很棒的嘗試,但更讓我眼睛為之一亮的是浮光書店請黃威融開的編輯課連兩場爆滿的現象。我覺得它創造出書店在該情境的價值,且自然地讓讀者產生消費動機,櫞椛文庫的文藝營也有點異曲同工之妙。近幾年新開的獨立書店都在試圖探索一條新的路線。

當天在金石堂的牆上發現八旗文化的編輯富察留給書店的話,很喜歡其中的一小段:『這個世界一直往前走,因此我不想過度沉湎於過去的美好時光,重要的是,我們也要往前走。台灣也要繼續往前走,正如多明尼加也要繼續往前走。泛道德討論,無法幫助我們理解這個世界運轉的現實主義邏輯。而,19和0的意義其實不大。』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