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李希特舒眠曲 睡著也好,醒來也罷 ​ ​

by 安西
李斯特舒眠曲

「童年的時候,睡覺是我最喜歡的事。我常想著要做一首和白日夢有關的曲子。如果可以,我一天可以睡上二十三個小時!這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件事之一,對我來說,它幾乎就和信仰一樣。」— ​ Max Richter​

李希特舒眠曲


時而閉眼,時而張眼,我們就在這半夢半醒之間持續作夢。​

這是今年第一部,我覺得必看的電影。如果你是因為不認識李希特(Max Richter)自動略過這部電影,你會與一場魔幻體驗擦肩而過。音樂展演本身美的像是夢,卻又透過電影裡,詩意的鏡頭語言與寫實的人生歷程,引領你進入更深層的夢境。​

現在只想躺下來,是我看到一半時的內心呢喃。8小時不間斷的舒眠曲濃縮精華,與城市共振著,像是月球傳來的大地之音。它挑戰也顛覆了古典樂的聆聽規則,更像是一種與群眾共創的行為藝術。包圍著表演樂手們的觀眾席是一張張的床鋪,聽眾的反應也是整個表演的一部分,有人作瑜珈、有人沈睡著。但沈睡不代表缺席,而是一種潛意識與感知的參與。​



當第一段琴音下來,我就放棄解析電影的執念,沈浸在音樂渲染開來的世界,因為舒眠曲本身即語言,一種帶你回到初生時的低語。在睡眠科學基礎及電子音樂的跨域激盪,賦與古典音樂當代的靈魂。靈魂淬煉的背後是扎實的人生掙扎,難以維生的家計以及賣不出去的音樂歷程,都沒有壓垮他的創作堅持,而是犧牲睡眠,盡力取得兩者間的平衡。背後更重要的支撐力量,則是來自他的人生伴侶(Yulia Mahr),與他之間的相知相惜。​

看完電影的當下,只想問身邊友人:『你也作了一場好夢嘛?』​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