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記] Cafe’ Junkies 熄燈日 – 最後,我們還是敗給了房價

by 安西

2017/4/21 小破爛(Cafe’ Junkies) 正式熄燈,我趕在營業最後一天留下一些這城市殘存的美麗畫面。兩年前,同樣位於不遠的民生社區附近,朵兒咖啡館因為房東不再續租,讓『第36個故事』就此打住。

小破爛咖啡店(Cafe Junkies) 在粉專上宣佈熄燈,以一個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雖然不算是他的死忠粉絲,但這間店絕對是我去過50間以上的咖啡店裡,屬一屬二的好。因為本身住在松山區,看著那塊地從荒蕪到長成一間高人氣的店,卻因為房東漲價而消逝,既氣憤又不捨。

最後一夜的外頭下著大雨,裡面塞滿著人群,店裡依舊放著好聽的音樂,店員及顧客大家熱烈的聊天或作自己的事,仿佛這天只是普通的咖啡店日常。排隊買了杯子留作紀念,想提醒自己能夠更加珍視那些美好在地小店的存在(杯子是MIT的)。

在台南念書的兩年,最讓我感到台北、台南兩座城市,最明顯的差異的部分,在於老店的多寡,尤其是飲食上的最為明顯。過去,我總認為這就是市場機制,不好吃的店被淘汰、好吃的店被留下來,台北因為追求快速的原因,加速了那個淘汰速度,但我漸漸發現不是這麼一回事。

房價跟惡性競爭其實是更大的殺手,更精確地說,房東的惡意漲價或是中大型連鎖企業用更高價間接趕走在地小店才是更大的元凶。其中,民生社區的富錦樹集團就是個很好的例子,打著漂亮的文創品牌,更舉起活化街區的大旗,並透過良好的媒體關係,讓一般民眾有民生社區或富錦樹街區是該集團打造出來的謬誤印象,更別說這種靠著美感設計的品牌『理所當然』的被受邀入駐華山文創園區,創辦人更受邀在台灣文化博覽會上作共同策展,然而這樣的美好形象與民生社區多數的居民感受有多大落差呢 ?

一直在民生社區社團潛水,大概前年由實踐大學教授李清志寫的『富錦樹的造街模式』文章引起社區居民大量反感,除了業配文感重,最讓居民不爽的莫過於明明富錦街以至民生社區的優良生活品質存在已久,奠基於40多年前參考美國社區的良善設計,並且由社區居民及在地小店們共同維護,但整篇文章卻寫的像是富錦樹集團為社區帶來了繁榮,但富錦街上原本就已經有許多超棒的小店。(非凡麵包店、哈古小館、朵兒、戴記涼麵、 草埔市場….)且 2012年成立的企業,把『富錦樹』申請作為自己集團名字就算了,但可以把收割寫成活化,到底是單純的高傲還是假裝,已經難以分辨。而這種用集團的方式開了大量看起來很潮很時尚的店,也只是讓附近店租上漲,帶來人潮,製造噪音跟垃圾,讓自己賺錢罷了。在這幾年文創被喊的很大聲的年代,那些沒有接地氣的文化,只是純粹有美感的設計品罷了。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