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表演] 北投機廠的音樂魔幻夜 代孕城市

by 安西
代孕城市

“一但某個東西消逝,便結束了。這就是一座城市對待你的方式,徹頭徹尾地顛覆你的想法:讓你去求生,同時又消耗你的生命。這是無法擺脫的。不管你成功或者失敗,就算你成功了,也不能確定下次還會再成功。或有一次不成功,你永遠不會再成功” -《最後的事情之城》

40年後由台北市立交響樂團重啟的台北音樂祭,從音樂劇場《代孕城市》打頭陣,作為台北文藝復興的一個開端。“各位觀眾大家好,再過十分鐘,我們即將踏進9又3/4月台,開啟今晚的魔幻之夜,這是北投機廠的第一次,請大家好好享受今晚。 ”在唭哩岸捷運站外排隊的我們,等待著這全新的視覺與聽覺體驗。

27度C,夏夜的晚風依然無法消除熱意,我們搭上專屬的接駁列車駛往北投機廠。團長熱心地穿梭一個個車廂不厭其煩地說明演出公告,多數觀眾則把視線投向窗外,看著越靠越近的北投機廠。踏出車廂,在昏黃的光線照射下,我們進入平常無法進入的禁地,

穿越軌道,進入容納著捷運列車的機房,被引導著前往表演的場地。“能在這樣的地方聽表演實在太驚喜了”,我內心忍不住地想吶喊。舞台架設在軌道及辦公室的中間地帶,後方則是出車的軌道。為了演出品質,開演後即把冷氣關掉。

《代孕城市》首演於一九九四年,24年來在全球演出超過80場,這是第一次在亞洲表演。為了符合音樂劇中將城市作為文本來閱讀的精神,過去也總是選擇捷運、汽車工廠、重機械場地來演出,並把環境聲響融入演出中,呈現當地城市的發展特色。

一開場的捷運廣播讓人驚喜,目眩神迷的燈光配上打在牆上的字幕,機廠重新與城市連結,賦予他原有的生命。男女主唱的聲音很棒,但特別喜歡男主唱唸的口白部分,談論代孕城市的概念。城市就像一個巨大的子宮,是一個黑色的有機體,孕育著生長在這個人們,用挑戰、用吞噬、用一隻溫暖的手,讓我們與之產生互動。那是一種抽離、一種疏離,保持著又遠又近的距離。

其中最喜歡的一首是在中段左右的表演,樂團背後的鐵捲門突然緩緩的往上拉,風從洞竄了過來。配合著像是機械感的音樂出現,展現城市的機能與現代化感。時間的滴答聲配合著齒輪的滾動聲,我們感覺到自己就像是維持城市機能順利運作的小小零件。最終,列車真的駛進我們的旁邊。右手邊辦公室的燈光,也配合著閃爍,瞬間的生命力被提升到最高,再又緩和下來。

城市就像是個充滿各種有機體的黑洞,看不見盡頭卻充滿各種可能性。表演結束,走往捷運車站的路上,我們在一片黑暗中只看見車廂的燈光微微閃爍。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