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瀑布 布爾喬亞的藍色公鬱

by 透明蔬菜

Bruce,Why Do We Fall ? ​

So We Can Learn to Pick Ourselves Up ​ ​ —— 《蝙蝠俠:開戰時刻》​

都市籠罩在一大片虛無飄渺的靛藍之下。我們構築並追逐著藍,直到階級落差形成自然的一道道憂鬱瀑布,日夜沖刷並主宰著我們的生活。有人無視、有人對抗、有更多人仰望崇拜且憧憬其美好,直到跌落谷底的那天到來。​

作為體面的布爾喬亞的基本條件是擁有自己的房,房的好壞透露出你的階級位置,所以電影裡的單親媽媽 ​ —— 羅品文(賈靜雯飾) 努力在職場往上爬上主管,好撐起一間民生社區的房。但她沒意識到,家已徒有空殼,只剩下彼此保持安全距離的冷漠。​

《瀑布》不是典型的鍾孟宏電影,戲裡找不到他過去為人熟悉的死亡與黑暗暴力美學,更多的是在大疫情時代後,如何面對無常的勇氣,而這多少跟這部電影靈感來源有關。故事來自鍾導一位長年旅外的朋友。她作為一位單親媽媽,女兒在國中時期罹患思覺失調症,好不容易母女一起面對治療,讓病情逐漸穩定,女兒也順利上大學。卻在一次水庫無預警的洩洪意外,女兒與好友因為參加健行團,就這樣被大水淹沒,兩人都罹難。片尾的『For Amanda 』就是獻給他這位朋友的女兒。​

故事從一對單親家庭母女(羅品文與小靜) ​ 的緊繃關係開始。疫情後種種因素引發的隔閡與猜忌,讓彼此距離越來越遠,直到羅品文陷入虛實難辨的妄想,撐不住女主管與媽媽的堅強形象,逐漸地往下墜。故事主軸就是環繞在小靜如何一夜長大,幫助媽媽一起克服思覺失調症狀,一步步重新找回生活步調的過程。​

跟鍾導前作相比,即使這部電影溫馨的不符預期,依舊無損它是一部好電影。流暢的敘事節奏、讓你忍不住想按下靜止鍵靜靜欣賞的攝影畫面、兩大女主角精湛演技對戲、優秀的造景跟看不出是特效的特效,都讓這部電影無庸置疑是今年金馬入圍大贏家。大量的演員臉部特寫,讓羅品文光靠眼神表情也能立即感受到她當下的異樣,精準到讓我腦中不斷喚起一位有同樣病狀的阿姨朋友身影。​

回扣到“瀑布”這片名,電影直到後半段,羅品文向女兒告解,說自己在思覺失調狀態下,會聽見的聲音很像瀑布,才解謎瀑布的含義,那聲音讓她與世隔絕,有點美又捨不得離開,但她知道終究只能想念,而不能永存。她也有一句話,想跟小靜說​

「小靜,你可不可以答應我一件事。」「甚麼事?」​

「不要再問我,妳還好嗎,我會想辦法好起來。」​

我想這也是所有受困心理疾病的人想跟身邊的人想說的話。​

但我仍覺得這部電影可以更好,尤其是羅品文復原過程的劇情轉折。在小靜的無限同理心發揮下,羅品文的恢復過於直線性的順利,甚至在沒有著墨她最大的痛楚 —— 前夫外遇離婚這個核心議題就趨於康復大半。電影後段,大樓的拉皮工程的藍皮終究卸下,羅品文也拋下貴族身份,與小淨順利搬入新家。陳主任的出現,讓羅品文自清與前夫的關係,也得到一個新的依靠,但卻也無奈於她始終無法逃離男性父權的環繞,內心替她擔心,是否新的藍布已又悄悄重新掛上。​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