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店] 誠品敦南的最後一日

by 安西
誠品敦南

朋友問我對誠品敦南熄燈的想法,我老實地說:「還好。」

我的閱讀養成蹊徑是松山圖書館、是舊光華商場的神秘地下室、是五花八門的重慶南路書街及住家附近的聯一書局,誠品敦南反倒給我某種高攀不起的距離感。與誠品的連結起於信義店的開幕,離家近加上每週五的音樂表演陪我度過一段慘綠年華。在沒有人的音樂館,我拿著CD到處嗶嗶嗶進入各種小宇宙,開始逛遍各大分店。我的誠品會員累積卡卻默默地在我毫無知覺時,一年內就升級到正式會員卡。

敦南店最棒的是夜裡的包容,我們不需到加油站就能遇見蘇格拉底,對於不著迷酒精的我來說,深夜裡晃蕩的最終去處,也只能是誠品敦南店。我想我是被收留的,拿著一本書席地而坐,感受木頭地板偶爾的震動,在這裡我看見張惠菁在與張鐵志對談新書《比霧更深的地方》時流淚的樣子,看見駱以軍跟陳又津像是父女間充滿情感的對談,也在音樂館被店員推坑他從韓國帶回來的唯一一張專輯。我本該愛著這間店的,但彆扭感在今天看見B2藝文空間被用來賣品牌過季鞋又再次被喚醒,像是有人在試探你的文化道德彈性的紅線般。

2010年,我跟當初喜歡的女孩紙去國賓微風看《一頁台北》,一部被輿論罵很慘的電影,但我們卻獨排眾議地喜歡。男女主角在誠品敦南書店相遇的設定很對愛書的我們胃,戲裡男主角騎摩托車沒拔鑰匙的狀況,也是當初我們台南出遊的真實寫照。戲末,姚淳耀跟郭采潔在誠品敦南店跳著舞,快樂的樣子則深深地烙印在我腦海。10年過去,郭采潔已可愛不在,女孩紙也已成為人妻,與我完全斷了聯絡,我想起黃韻玲那首《女朋友,男朋友》裡的那句「原來我們都變了,變得不輕易笑了,不再為自由活著,卻被生活捆綁著,擁有太多卻不夠深刻。」是該好好前進了吧,每件事都是。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