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腿 最後一支舞

by 安西
腿

『 華爾滋的德文,原意是旋轉,男女舞者頭頂天、腳立地,互為支點撐住對方身體,不斷旋轉,就像婚姻中互相支撐的伴侶。』

《腿》是我二刷後,才覺得非常好看的電影。

這部片是國片裡難得的大膽嘗試,黑色幽默的節奏,卻異常寫實。第一次觀影像是跟導演跳華爾滋般,有點抓不著節奏,而當荒謬與寫實揉和在一起時,常讓人哭笑不得。直到二刷時,才能細細咀嚼每個角色的台詞與心境。

與其說是愛情故事,《腿》更像是女性成長電影,極適合結婚一段時間的女性觀看。角色原型來自導演張耀升母親的真實故事,她在老公截肢27天過世後,從茫茫醫療廢棄物海中,撈回他那條失蹤幾達一整個月的腿,只為了好好結束這段不甚愉快的婚姻關係。同樣是截肢、同樣是尋腿,不同的是,電影裡的女主角錢鈺盈深愛著她的老公- 鄭子漢。

「一失足成千古恨」是子漢的最佳寫照,與錢鈺盈一拍即合的幸福來得太快太容易,讓他誤以為人生如此簡單。各種偏門的賺錢捷徑,像是惡魔的誘惑,讓他以爲能一步登天,好配得上錢鈺盈的家世,展現自己風度翩翩的姿態。卻一步錯後,萬步錯,不斷地讓錢鈺盈疲於奔命地幫他收拾殘局。女強人的背後往往有個愚蠢的男人,是導演作完田野調查後的發現。戲裡男性一連串看似愚蠢的行爲舉止,不過是這些真實婚姻生活的日常。

有鍾孟宏參與製作的電影,黑道元素仍然正常發揮,但瀰漫在中島長雄宇宙裡看不見的父權社會氛圍依舊濃得化不開,近兩年的《陽光普照》、《同學麥娜絲》到《腿》,男性的愚蠢、自大、卑微甚至是內心的陽痿無處不在。撐著這些愚蠢男人背後則是一群勇敢的女性們,她們自小作為家中備受呵護的女孩,卻在一次次幫丈夫收爛尾的過程,蛻變成獨當一面的女強人。當錢鈺盈拉下面子,說著黃色笑話作為最大讓步,依然被無視需求時,婚姻裡的名存實亡也只是遲早的事。

「真實地說,美好的事情都是過去的事」

錢鈺盈在醫院的體制像個瘋女人般闖關找腿,看似荒謬,卻是她對於尋找回原始愛情的執著。當她好不容易到達醫療廢棄物倉庫裡,忍受氣味,摸著一包包浸泡過福馬林的截肢的袋子,憑藉形狀來找出老公的腿時,背景音樂下的正是莫扎特《費加洛的婚禮》中的詠歎調〈愛情的樣子〉,暗示著她更想找的是過去愛情原始的樣子,那裡有兩個人一起進軍國際賽的理想,也有那個回不去的自己。而這三天的尋腿過程,宛如兩人跳的最後一支舞。

「我愛你不是因為你給我承諾,是因為我就是愛著你這個人。」

「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跳舞,感覺就像你帶著我飛。」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