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講座] 吳柏蒼 X 李明璁 | 有音樂,我就能在這城市生存

by 安西
『 請你 ~耳朵借給我,讓我在裡面,游啊~游啊~游啊~游啊~ 像條小魚。』
 
                                                《魏如萱-拉拉拉拉》
 

聽演講前,其實根本不認識李明璁是誰 ….. 只是單純被書名吸引 《台北秘密音樂場所》&《耳朵的棲息與散步》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 』頂著一顆很披頭四的頭 (看起來好 ROCK )。李明璁放了一段鼓掌的聲音來開場,要大家猜掌聲的發聲場所時機,希望激發大家重新思考許多理所當然的聲音的意義。

談到城市聲音的更迭速度,我想大概跟愛情消逝的速度一樣快吧。將城市規格化後,各種獨立的攤販消失,賣芋冰、爆米香、麻油雞都已不復在。

談到兩本書,李明璁說了最重要的一個觀念 -『這不是單純的導覽書  !!!! 』。從挑選秘密音樂場所是很個人的選擇,沒有常見的 THE WALL 、女巫店 、卡夫卡,反而出現 紅包場 專賣老唱片的唱片行以至於到愛樂廣播電台。

他想引發的是,任何人在台北都能找到適合自己的音樂場所以及注意城市的各種聲音,夜店、PUB、爵士樂表演、老歌聚集處、民歌西餐廳都有他的生命力。書中則藉著訪問經營者即空間的說書人去看人及空間的各種互動。

吳柏蒼則說聲音最迷人的地方都與記憶有關。他跟李明璁的初次合作是來自於科技與音樂結合的計畫 ,由聽障奧運延伸出來的計畫試圖去探討『聲音是否能夠被聽見』。在某次演唱會,他弄了好幾台心電圖機將感應器裝在樂手及觀眾身上,把現場的觀眾情緒記憶記錄下來。最後再聽障奧運時將這些記錄透過觸覺的方式 ,讓聽障人士去感受聲音的震動。 甚至歐洲有CLUB 是透過聲音讓地板震動,讓聽障朋友可以一起同樂。此外,他還分享了回聲樂團當初在地下社會表演時
曾經台下只有3個觀眾的狀況:

提到台北,兩位不約而同的提到山,由於難得的盆地地形,讓台北是少數可以在車程一小時內可到達山的城市。吳柏蒼更念念不忘的是陽明山夢幻湖一個奇怪的鳴叫。最後提到台北城市的意義,李明璁認為是美好與殘酷的同時存在,讓整座城市的多元性層層堆疊,讓各種獨立豐富的生命不斷地生長出來,而音樂就是他在這城市生存的重要原因之一。聽完精彩演講後,最後就兩本書都入手  !!!!!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