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導演先生的完美假期 一個孤獨漫步者的綺麗天堂

by 安西
導演先生

城市從不保證任何事情,包括它自己的存在。 —— 胡晴舫《城市的憂鬱》⁣

這是今年為止最喜歡的電影,由巴勒斯坦導演伊利亞‧蘇萊曼自導自演。因為沒看預告片,原本以為是類似《最酷的旅伴》那樣,文藝氣息很重的作品,沒想到卻是用導演之眼的凝視及互看,帶著我們一步步堆疊出城市樣貌,進而丟出自我及國族認同的探問,天堂究竟是在哪呢?原始片名《It Must Be Heaven》是戲中戲的片名,也是涵括整部電影的意象,男主角從家鄉拿撒勒開始漫步,一路來到紐約、巴黎,像是他的真實人生縮影,當他帶著他的電影來到美國,那句『Are you perfect stranger ? 』(你是徹頭徹尾的異鄉人嘛?)襲向他,是一句重擊,也是台灣觀眾同樣能感受到的重擊。

電影說故事的方式極為高明且幽默,讓我在觀影過程,內心一直忍不住讚嘆,原來電影也能這樣呈現。主角作為觀看不介入的旅人角色,在戲中是近乎無台詞的設定,像是個噤聲的人。直到計程車司機問他從來自哪裡時,他很自然的說出『我來自巴勒斯坦』,那就像是梁朝偉在《悲情城市》裡,在火車上被盤查時講的那句『挖~台灣人』的經典畫面,卻帶著更多的自信與平靜。而整部戲大量的『Sound of Silence』,卻透過攝影技巧及主角豐富的肢體語言,更能感受到每一顆鏡頭想傳達的訊息,也讓我想起多年前在歐洲一個人自助旅行時的類似心境。

戰爭是巴勒斯坦人無法撕去的標籤,和平與天堂似乎與這個國家絕緣,拍喜劇在歐美人士看來就像個天大笑話。但透過他的眼睛,卻讓我們看見每一座城市的美麗與哀愁,黑暗及光明同時存在的那一面,沒有高低之分。這部電影最終在國際影展拿下各項大獎,導演用美學讓世界停下,為自己的國家發聲,我想那是同為國際孤兒的我們很有感觸的部分。片尾,導演去算塔羅牌,問說會有巴勒斯坦建國的那一天到來嘛?算命師翻開一張張牌說,會的,但不會是在妳我的這一代,這是導演的內心呼喊,也是給巴勒斯坦人最溫柔的希望。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