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創新] 人生百味石頭湯初次參與 – 麻瓜的粗淺紀錄

by 安西

昨晚參加人生百味石頭湯,第一次跟無家者一起吃飯。去年因為去人權尾牙晃晃,搭訕一位北上吃尾牙的大哥,聊了有一個多小時左右,是第一次跟陌生無家者的對談。(對談內容有機會再詳述), 但這樣闖入他們領域,面對面吃飯,還沒開始前其實是有點緊張的。

活動一開始由巫負責人介紹石頭湯由來、演進及過程中看到了什麼。蠻喜歡的一段是談到外包這件事,強調分工合作追求效率的價值觀下,從生活自理能力以至幫助人這件事也漸漸的都外包,外包給特定的慈善團體或是非營利組織。一支探討毒品上癮的影片,則讓我像是發現新大陸,去思考成癮原因並非只流於表面。

大家一起完成料理後,驅車前往台北車站。分為四組,我們沿著北車四個門開始發送餐盒、水果,再找其中一位無家者一起吃晚餐聊天。也許是今天比較幸運,我們發的對象都非常友善,點個頭、四目交接、叫聲大哥大姐,每個人都有禮貌地回你,跟你說他及他旁邊朋友所需的分量。

身為一個土生土長台北麻瓜,過去到台北車站都是以旅客身份匆匆經過或是聚餐覓食,每當看見外圍睡了一圈無家者,我也常不知該如何反應,也是有眼神是否要迴避,會不會突然就有攻擊動作出現的疑慮。

但那樣的恐懼,透過這樣的一個合理且自然的送餐及閒聊悄悄地讓那道無形的牆暫時性地消失,並將雙方的天線接上。套句通靈少女的話來說,就是『通到了』,就是兩個陌生人從嘗試交談到交流的過程。但我也很相信,有些時候是通不到的,只是多嘗試,通道保持暢通的時間也許就會多一些。

我們這組聊天對象是一位陳大哥,他說他以前是房地產老闆,唸政治跟法律的,因為跟老婆不合就索性離家出走。他在北車睡了一年左右,平常很重視乾淨整潔,都到中山區的運動中心去洗澡,並且對於那些髒兮兮且喝醉鬧事者很不以為然。他也提到再過兩個月,他就會有工作,打算自己租房子住。從他的談吐中,感覺起來像是個高知識份子,突破了我對無家者的想像。(過去總覺得是社會底層、無法透過知識翻身的一群人)

我們問陳大哥,為什麼無家者都不願意去社會局的安置中心居住,偏偏就要睡在公共空間 ? 他說無家者本身都是自我意識比較強的人,到安置中心會更感受到被管理的感覺,當然他們都不想去。我想每個無家者都是好不容易從困境中逃出來(無論這個困境是不是他自己造成的),尋求自由的人,要他們再被控制住應該是更痛苦的事了。聊到一半時,隔壁大姐一身喘吁吁的說她剛做完工作回來休息,而這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半左右。

最後大家圍成一圈分享當晚心得,我在最後呼應阿德談到他朋友看到商店外在非營業時間,有一群無家者睡在店門口,覺得很美這件事,他把這個問題拋給大家。回到北車這個情境下,究竟美是什麼 ? 有人說這群無家者根本『有礙觀瞻』、『破壞國家門面』,我想以設計師的美感角度,這樣的論點是沒錯的,因為當你只以硬體外觀去看一個建築物及空間,而沒看到活生生的人時,只要是不合邏輯或髒臭都是對於美的一種褻瀆。

但只有當你去對話,把這群模糊的群體視為一個個獨立個體來看,你突然可以理解,只有當社會存在一個公共空間,可以同時容納各種不一樣的人,包含賺大錢的商務人士、長者、次文化喜好者、抗議者、移工、逛街的人以至於社會定義的魯蛇廢柴、跟這群無家者,讓這些異質性超強的文化可以和諧的在空間內舒適的彼此共處,那才是所謂最美的風景。而更重要的是,唯有社會可以接受失敗,正視這些社會不想面對的黑暗面存在,才能正視自己內心的黑暗面,並尋求與之共處的方式。

p.s.不想拍無家者,就沒照片囉。

延伸閱讀 :
1.毒癮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o8L-0nSYzg
2.唐吉軻德的孩子(巴黎無家者爭人權的紀錄片) 線上看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