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戲] 海筆子帳篷劇 – 世界是一批陣痛的獸

by 安西

《世界是一匹陣痛的獸》

因為呀 只有一次 我們存在這個空間
我呀對這整個世界 無所畏懼
因為呀 只有一次 我們活在此時此刻
我啊在那當下關頭 絕不退縮
.
世界是一匹陣痛的獸 一匹勞動 陣痛的獸
重複生產痛苦卻什麼也無法生產
時間是隱隱作痛撕裂的傷 不斷劃開傷口的魔
但我們卻沒有治癒傷痕的辦法啊 ~
.
所以呀 我要伸出雙手輕輕拍打 世界的肚皮
所以呀 我要用我溫暖的掌心 觸碰時間的背脊
因為只一次 我們存在在世界
因為止一次 我們要活在當下這一刻

雖然看過的舞台劇可能也才20幾齣,但這齣帳篷劇卻遠遠地超出我的想像,一種非常立體又原生的手感。看似平凡的小舞台,僅容納200多名觀眾的小帳篷,卻承載令人驚喜的想像力跟生命力,時間跟空間的維度被撐開變得非常巨大。

用虛構來呈現真實,再用更外圈的現實來吐槽虛構。各種童話故事裡的木偶奇遇記、牛頭馬面、青鳥、銀河列車、秦始皇的長生不老藥成為承載社會議題與哲學的載體。抽象的時間被具象化為水滴,主角受託為了推動止步不前的現在,所以要把未完的過去帶到遲遲不到的未來。

戲的呈現有點像是瞎子摸象的方式,每一幕都僅是世界這個大舞台的碎片之一,你僅能勉強拼湊出這個世界的模樣,卻無法作為全知者看到全部,以至戲的時間軸是大致上的線性卻又存在一些混亂感。但這樣的奇怪透過角色間的對話完美的交代了那個『世界』的時間觀,讓戲的可能性更大。而空間上的運用,無論是從窗台而降,從地底冒出,或從其他地方入場,讓小小舞台充滿想像性。

雖然講的東西很哲學,像是談論『時間』、『記憶』、『世界』。但運用了大量精確的語言跟比喻,讓曖昧不明的字句有一個精準的定錨點。如果聽不懂或覺得冗長也沒關係,戲裡的角色也會幫你把心中的吐槽說出來。而更真實的那些底層勞動者生活,像代工廠的作業員、女工、空服員、便利商店的店員,透過皮諾丘、青鳥、鐵牛的口中說出。戲裡的人人則無論在舞台內外都是長了鼻子,看不到眼前的時薪奴隸。

看似如此嚴肅的議題,卻不是讓你感到沈重的氣氛,更多的是爆笑如雷。好幾層的現實跟虛構的切換,讓每個角色都莫名的有笑點,其中青鳥這個角色明明就長得很不顯眼,但卻意外的超級好笑,有一幕幾乎每兩句就有笑點。另外一個讓人驚嘆的則是演員的熱情跟生命力,在沒有用麥克風也沒上字幕的狀況,你可以感受到每個演員是完全進入角色,並且字字清楚的讓你聽得懂台詞。而其中一幕,團長櫻庭大造從空中垂降下來,一度腳卡住下不來的狀況,他卻仍然繼續延續角色不讓這意外影響到演出。而我最喜歡的是中間穿插的兩首主題曲,是由全部演員用最大的聲量一起大合唱。(好聽又熱情到很想跟著一起唱

戲裡談到『社會』時說,以前的社會就是廟會,就是一群人在一個舞台唱唱歌、跳跳舞,大家吃飯抬槓,很快樂的生活,雖然大家覺得這樣的東西已不復存在,但他覺得還是會有的。有別於一般劇團棲身於固定場域的大小舞台,海筆子以移動式的帳篷劇進行巡迴演出,說是劇團,海筆子更像是一種生活方式,一種保留原始想像力的小型社會。演員不支薪進行演出,從搭建帳篷、舞台製作、上妝通通自己來,就這樣運作10幾年。

想像力是越長大越漸漸消失的吧,尤其當人越貼近所謂的『真實』。我覺得團長櫻井大造很像是格林童話的吹笛人,他把那些受到招喚的人帶進海筆子,用帳篷保存並激發這些人的想像力。而當這些人將棚內視為現實,棚外為虛構,一種新的可能性就此產生。

p.s.由於表演時不能拍照,所以照片非演出時實況照片
    
粉專:海筆子 Tent16-18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